? ?安徽快3人工计划群-产业资讯 下载走步的领红包
点击关闭

dc资讯交流网-「无极爵跃」是一个跨文化及跨形式的音乐剧场节目-产业资讯

  • 时间:

中国各省男女平均身高表

弹拨乐器遇上爵士乐音乐会以在暗灯中出场的爵士乐手将铜砵交到林灒桐手上开始。这个铜砵亦成为演出中串连起三首世界首演新作品的「副歌」的乐器。整个演出的音乐重点,也就是这三首特别为这次中国弹拨乐器与西方爵士乐结合而创作的新曲。由於追求的是「东方乐韵」的「音乐意象」,三首新作尽管都突出两个不同乐器组合各自的特色,亦有相互融合的乐段,但对比幅度仍很「节制」,甚至「剧场元素」的设计,戏剧性的对比,同样很制约。可以说,此一以「人生旅程」为主题的设计(所以装置中设计了象徵「旅程」的行李箧),这段旅程基本上仍是颇为平和的,倾向心灵上的内敛性,多於官能上的刺激性。

相对而言,郑济民真正动了「戏剧化」之情的演奏,仍是下半场的笛子独奏曲《鹧鸪飞》。他在演奏前谈到将这首名曲传授给他的恩师陆春龄於去年逝世时的遗言,已难掩伤感而泛泪。乐曲奏起引子的颤音,便是多了一番思念故人的感慨。至於上半场压轴同样用笛子独奏由陆春龄改编的《梅花三弄》,低音与高音的呼应起伏尽管颇为突出,情感却显得较为内敛克制。

其实,音乐的色彩、节奏、速度都存在着一定的对比性,但剧场的视觉效果取向,同样颇有节制;无极乐团四位女乐手全部白衣裙,而Mo-Men-T五位男爵士乐手,同样是白衣,而长裤同样是低调子的淡灰色,对比性亦不大;至於灯光,基本都偏黑,带点剧场神秘感色彩,对比性亦不大,只在结束尾声部分,小号手退场後再进场,围绕着演区绕场一周,边走边奏,以带点戏剧效果将一气呵成的七十五分钟演出结束,当时随即浮起两个疑问:如果灯光从整个过程偏黑变得有较大对比性,有较多场景会较明亮,效果会否更好呢?同时,五位爵士乐手现时的即兴独奏分量不多,如果将即兴演奏增加,效果又会如何呢?会否破坏了那种「东方乐韵」的「音乐意象」呢?

「无极爵跃」是一个跨文化及跨形式的音乐剧场节目,演区是一个装置场景,除了有乐器、椅子,还有不同颜色的行李箱,桌上有花瓶、CD,甚至收音话筒架、灯光支架的摆置都是场景构成的部分;当然,剧场灯光效果亦是演出过程中的重要元素;主角自然是音乐,所以,在灯光、舞台、音响设计外,还有负责音乐会设计的林灒桐,也就是观众入场时已坐在装置场景内的琵琶乐师,无极乐团的团长;与她相对而坐的还有另一位阮琴团员。

不过,开场曲《空山忆故人》郑济民的楚篪却较古琴突出;压轴所奏《葬花吟》,两人势均力敌,将演出推上高潮结束。当晚大会堂剧院一如前两个节目,同样是高朋满座,反应热烈,见出在中国音乐美学上无论是跨文化、跨形式探索,还是回归初心的传统美学追求,在今日多元文化的香港都得到市场的支持。

(下篇,全文完)

乔珊郑济民 谁主谁副「鹤鸣清音」音乐会所演出的十首乐曲,可用「优雅」来形容。甚至最後郑济民采用刚从乐器改革专家阮仕春手中取得的「新琴」,世界独一无二没有指板位的阮咸,联同乔珊用古琴加奏一曲相传为阮籍所写的《酒狂》,仍保留着古琴的蕴藉韵味,两件乐器并未有戏剧化加工的「狂态」、「狂情」。

除了这两首笛子独奏曲,郑济民还先後采用古乐器楚篪和古埙,还有低音箫、横箫,和新笛等多种管乐器,与乔珊的古琴合奏,加上每首乐曲演奏前,他都几乎都给听众作了介绍。郑济民更像是音乐会的主持人和主角。不过,尽管乔珊全晚只是演奏古琴,相对管乐器的丰富多变的音色而言,似是处於「配角」的位置,但就当晚所选奏的乐曲及两人相互配搭的表现效果而言,除了古琴独奏《流水》、《广陵散》的主角必然是乔珊外,与古埙合奏的《阳关三叠》,与横箫合奏的《胡笳十八拍》(第一拍、第九拍),和《钗头凤》这三首琴歌,既奏古琴又高歌的乔珊就明显是主角了;这当然是因为琴歌以歌词主导的必然效果(除非歌者功力不足);其中《钗头凤》一曲唱来更是情感饱满,浓郁,有如无法化得开的浓情,最後歌声消散,便只余横箫声音怅然轶去,可说是全晚最扣人心弦之作。

当晚整套作品从引子到尾声,共分为八个部分,三首新曲:《土》(低音提琴手吕奡元曲)、《无极爵跃》(黎尚冰曲)和《幻墨如一》(电子结他手叶志聪曲),要以三段副歌相间,八个部分均以一个单字作记,顺序为探(引子)、源、行、悦、异、采、思和恒(尾声),亦不难从这些「标题」中联想得到这段「人生旅程」的种种变化。

图:「无极爵跃」参与演出的无极乐团Mo-Men-T九位乐手 主办方供图

今日关键词:嘉行辟谣解约传闻